1. <var id="xakdn"><rt id="xakdn"><big id="xakdn"></big></rt></var>
    <dl id="xakdn"><form id="xakdn"><mark id="xakdn"></mark></form></dl>

        <output id="xakdn"><legend id="xakdn"></legend></output>

        <code id="xakdn"></code>
        <dl id="xakdn"><legend id="xakdn"></legend></dl>
        <acronym id="xakdn"></acronym>

        怎樣識別出一個心理病態的人
        2012-06-08 11:32:26   來源:   評論:0 點擊:

        從布羅德莫精神病院到董事會的會議室,心理病態的人無處不在。——喬恩&bull;龍森(獨家新書揭露)龍森說:作為一個心理變態識別者,這讓我變得瘋狂和有一點神精質。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采訪的幾個小時,病人固定...

        從布羅德莫精神病院到董事會的會議室,心理病態的人無處不在。
         

        ——喬恩•龍森(獨家新書揭露)


         

        龍森說:“作為一個心理變態識別者,這讓我變得瘋狂和有一點神精質。”
         

         

        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采訪的幾個小時,病人固定和他們喜歡的朋友坐在一起。他們大部分都長得很胖,穿著寬松、舒適的圓領汗衫和運動褲。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除了吃,他們幾乎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我想知道他們之中是否有名人,實際上布羅德莫精神病曾經來過 “荒原殺手”伊恩.布萊迪和“約克郡撕裂狂”彼得 .薩克利夫。

        一位最多也就二十來歲沒有穿寬松運動褲,而穿著細條紋夾克上衣和長褲的男人,張開雙臂,向我走來。他看起來就像要在這個世界施展抱負的年輕商人,有些病人就是想讓所有人都覺得他是個神智非常健全的人,我們握了握手。

        “我是托尼”,他說,并坐了下來。我說:“我聽說你是冒充精神病人來到這的。 ”。“是的 ”,托尼說。他說話非常正常、友好,像一個渴望幫助別人的人。他說:“我把別人搞成重傷,他們逮捕我并把我關在牢里,我想可能要在牢里呆5-7年。我問別的囚犯怎樣才能躲避懲罰。 他們說很簡單,告訴他們你是個瘋子,他們就會把你關入一所郡立醫院,你還可以看天空衛視、玩游戲,還可以玩游戲。還有護士給你批薩吃。”"這是多久前的事? " 我問。托尼說:“十二年前。”托尼說假裝自個兒是瘋子很容易,尤其17歲的他吸毒看過許多的恐怖電影。你不需要知道真正的瘋子是什么樣子。你只要仿照丹尼斯.霍珀在電影《藍色天鵝絨》中的角色。托尼告訴一個來看他的精神病醫生,他喜歡給人們寫情書,每封情書就像槍里發出的子彈,如果你收到他的情書,你將會下地獄。

        他說剽竊抄襲一個眾所周知的電影是個冒險,但是很值得,越來越多的精神病醫師開始去他的牢房探望他。 他采用了包括《養鬼吃人》 、《發條橙》和大衛•柯南伯格電影里的情節。 托尼告訴精神病醫生,他喜歡用車撞墻來獲得性快感,他也想殺死女人后研究她們的眼睛,這些都讓他感覺很好。我問:“你從哪里知道的那些東西。”托尼說:“我在監獄圖書館看到的特德.邦迪傳記。”我點點頭,心想監獄圖書館里放上一本特德.邦迪的書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托尼說:“但是他們沒有送我到一些普通的醫院,而是把我送到了該死的布羅德莫精神病院。”我到了這家醫院被送到危險,嚴重人格失常部門﹝DSPD﹞,他到了這個地方后掃視了四周,明白做了一個很壞的決定,急忙要求見精神病醫生。他告訴他們說,“我沒有精神病。”一個更可怕的事實是,在這里想證明你是一個正常人比證明你是個瘋子更難。

        我說:“你發現了嗎?你穿著細條紋衣服來見我,其實會更讓我誤解。”托尼說:“是的。但是我想抓住機會。這里有很多令人作嘔的懶漢,他們連續幾星期不洗澡,不換衣服。我是個喜歡穿干凈衣服的人。我在病人的健康中心四處瞧瞧,與狼吞虎咽吃巧克力的孩子們相比,他們的父母穿著非常干凈整潔。"

        托尼繼續說道:“我知道人們可以從行為表現上看到我的精神狀況,精神病醫生喜歡觀察病人,他們喜歡分析肢體動作,對托尼來說要保持行為正常非常不容易,你怎么知道你的坐姿是不是正常的標準?你怎樣翹二郎腿才能表現你的行為正常。”我忽然有點不自然,我翹著二郎腿像一個記者嗎?我問:“當時你認為行為正常,舉止有修養,會幫助你從這出去?”他答道:“對!我自愿去清除醫院花園的雜草,但是即使他們看見我做得再好,也多半認為我只有在精神病院才能表現得好,因為他們以前就證明了我是個瘋子。”我用懷疑地目光注視著托尼,直覺告訴我,我不相信他說的這些事。 這聽上去太自相矛盾,太黑暗,太荒謬。但是隨后托尼寄給我一份文件,果然上面有對他的診斷,這個診斷報告寫道: "托尼在這愉快,平和,讓他呆在這里,可避免他的病情惡化。

        托尼說,他后來開始變得不配合。他大多數時間呆在房間里,在外面時,不想和可恥的精神病鄰居浪費時間,那時非常容易理解的。但在這里,只能說明你孤僻,顯示你很重要只是一個妄想。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沒有人想要和精神病兇手呆在一起,那是很愚蠢的行為。一份托尼不配合期間的報告寫道:“病人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變得惡化。他不和其他病人交往。”在我和他的兩小時,托尼大多數時間風趣,吸引人,不過當談話快結束時,托尼有點傷感地說:“進布羅德莫精神病院時我才17歲,現在都29歲了,我在病區間來回閑逛中長大成人,斯托克韋爾扼死了我身邊的一個人,我從強奸犯旁邊踮著腳走過,這本來是你人生中最寶貴的年齡。 我自殺過,我也看見過一個男人挖出另外一個男人的眼睛。

        托尼剛說到那些足以讓人瘋狂的事。 一名保安大聲喊道:時間到。我和托尼說了再見,托尼和所有病人一樣從桌邊站起走回去。此時他們的表現如此之好,如此的驚人一致!我不知道想的是什么,與我們周圍治療中的病人病態的眼神不同,湯尼似乎非常清醒,神情平淡,心智健全。 但是我還知道些什么呢?

        第二天,我給布羅德莫精神病院托尼部門的主治醫師安東尼.馬登教授寫信,“我給您寫信希望您能夠弄清托尼的故事有多少是真實的。”一些天以后,托尼給我來了信,“喬恩,這個地方的夜晚太可怕了,讓人無法用語言表述。”托尼還寄來一包他文件的復印件。因此我開始讀到更詳細的情況,在1998 年他讓精神病醫師相信他有精神病。他真的神經不正常了,他說中央情報局正在跟蹤他,他喜歡偷別人的東西,因為他喜歡看他們痛苦的樣子,這比做愛更讓他有快感。我的心理開始發生轉變,突然我有點認同精神病醫師的看法, 托尼遠不止是個極端恐怖分子。文件也有在1997年對他犯罪的描述, 受害人是一個叫格雷厄姆的無家可歸的酒鬼,顯然他對托尼朋友的10歲女兒說了“你的裙子真性感”自找苦吃的話,托尼告訴他閉嘴。格雷厄姆揮拳打來, 托尼進行反擊。格雷厄姆被打倒在地。托尼后來說當一切結束時,格雷厄姆躺在地上不動,但是他說道:“你就只有這點本事嗎?”托尼失去理智 ,他連著踢格雷厄姆的胃和腹股溝7,8下,后來又折返回來再次踢他。 我記得托尼說過他模仿電影《發條橙》的情節來證明他心理有問題。《發條橙》開始時一幫流氓踢一個躺在地上無家可歸的男人。

        我的電話鈴響了,我看出是托尼打的。 我沒有接電話。

        一星期后我等來了馬登教授的電子郵件。

        他寫道:"托尼假裝有精神病是因為他認為那會比監獄呆著好. "," 哦 "! 我想,又高興又吃驚。 ”太好了,托尼說的是真的!”但是馬登教授后面寫道: "很多精神病醫師對他精神狀況進行過評估,我們這也有很多醫生對他進行了觀察,經過仔細考慮的結論是他沒有精神不正常,但是他有心理變態. "我看著電子郵件," 托尼是一個心理變態"? 我想。我對心理變態沒有多少了解,但是我知道一點, 聽上去它不是個好事。馬登解釋,托尼為了逃避監獄生活而假裝精神病人,確切地說這是個不誠實和欺騙行為,他就是一個心理變態患者。

        一位心理學家朋友Essi Viding也同意這個說法。當我描述托尼的細條紋衣服時,他說:" 典型的心理變態!”托尼再次打來電話。 我作了一次深呼吸接了電話。"喬恩"? 他的聲音聽上去很小,深遠。“是的,你好,托尼。 ” 我以很嚴肅的聲音回答道。“我還沒有收到你的信” 他說。“馬登教授說你是一個心理變態患者” 我說。馬登開始呼著粗氣,并暴躁地說道: “我不是一個心理變態。 ” “ 你怎么知道?” 我問。“他們說心理變態不會感覺后悔。”托尼說。 ”我對我的行這感到很后悔,但是當我告訴他們我感覺后悔時,他們說心理變態在假裝自責,實際上沒有一點悔恨的情感。 嘗試證實你不是一名心理變態,比證明你沒有心理問題要難。”我問道:“他們怎么對你進行診斷。”“ 他們會給你做一次心理變態測驗。 ”托尼說。 “羅勃特.黑爾評估表對你的20 項人格特征進行評估。如外表迷人,沒有同情心,不悔恨,夸夸其談等等。 對于每一項,他們給你打0分, 1分 或 2分. 如果你的總分是 30 或者達到40 ,那意味著你終身將標上心理病態患者的標簽 ,他們說你不會有任何改變,沒有治愈的可能。對社會來說你是一種威脅,只能呆在這里。”

        早在19 世紀初法國精神病醫生菲力浦.皮內爾第一個建議,奇怪的行為可能不見得就是躁狂癥,抑郁癥和精神病。 他稱之為:躁狂妄想癥(manie sans délire),它給人以一種精神病的錯覺,菲力浦.皮內爾說病人在表面上很正常,但是他們缺乏行為控制力且傾向于暴力。1891年前, 德國JLA Koch醫生出版的書《Die Psychopathischen Minderwertigkeiten》里,給它起了一個名字:心理變態。

        大多數人認為1%的人類有這種病,但是他們引起的混亂是如此地廣大,他們實際在改變這個社會。那么急迫的問題是:心理變態會被治愈嗎?

        在 1960 年代后期,一個年輕的加拿大精神病醫師相信他能回答這個問題。 他叫埃利奧特.巴克,而且他對世界各地精神療法進行研究,包括美國一名叫Paul Bindrim 的精神治療醫師,進行著在他指導下的裸體治療法。大部分客戶是加州自由思想者和電影明星,他們會赤裸著坐進24小時讓人精神緊張,神秘的過山車環繞,俯沖,參加者會發出尖叫,叫喊,哭泣,來宣泄他們內心的恐懼。在安大略省的橡樹山脊(the Oak Ridge)醫院的心理病態科巴克主要治療有心理疾病的犯人,盡管犯人毫無疑問有心理疾病,但是,他們看上去很平常。巴克推論,他們的心理變態深深地掩蓋在正常的假像下,如果以某種方式激發出來,在用某種方法對此進行治療,可能會讓他們成為正常人。

        他成功地得到加拿大政府的批準,獲得一批LSD(迷幻藥),選擇了一群心理變態患者,讓他們進入他命名為 "全封閉膠囊 "的小房間 ,里面都是鮮綠色,他要求他們脫光衣服。這是一個新的里程碑:世界上有史以來第一次對心理變態犯人進行長時間,令人難以忍受的裸體 LSD (迷幻藥)心理療法。巴克的實驗最后驚人地進行了11天。這間屋沒有使人分心的事,沒有電視,沒有衣服,沒有時鐘,沒有日歷,只是不斷的談心(至少每個星期100 小時在談話)。每個心理變態者最真實的情緒表現被激發,尖叫,抓墻,坦言渴望被禁止性交的想像,他們的表現,在Oak Ridge對此在報告中指出:“ 在這種狀況下,心理變態表露無遺 。”

        我想看到這,覺得呆在棕櫚泉酒店比呆在關心理變態謀殺犯的安全設施里更讓人愉快。

        巴克在單面鏡子后觀察全過程,他早期報告讓人沮喪,密封室的環境讓人神經緊張,心理變態者會憤怒地盯著彼此。 一天天過去,沒有人去交談,但是過了一個月后,料想不到的事開始發生。在放映一個很感人的電影后發生了變化。 和以前相比,這些粗暴的年輕囚犯開始發生轉變。 他們正在學著關心密封室里的其他人。

        我們看見巴克在他的辦公室,笑容開始在他悲傷的臉上展現。 他的心理變態病人開始變得和藹。他們在對假釋委員會抱怨對他們的治療前,一些人甚至告訴假釋委員會,他們不想被假釋。 主管當局對此很驚訝。回到倫敦,我為托尼感到難過。許多心理變態兇手,幸運的得到巴克徹底指導,被宣布治好并且釋放。

        為什么布羅德莫精神病院不采用一些他的主意? 當然,他們似乎陳舊,沒有多少經驗,也許過度依賴致幻藥治療,但是他們確實很好地把一些碰巧在人格評分表上得分很差的人永遠地關在那里。然后我了解在上世紀90年代早期兩名研究員承擔對經過巴克治療的心理變態者回歸社會的再犯率進行長期的詳細研究。 在一般的情況下,60%回歸社會的刑事心理變態者會繼續犯罪。現在回歸社會的刑事心理變態者再次進行傷害率是多少?答案是:80%。

        密封室讓心理變態者變得更壞。

         

        “他們讓心理變態者赤裸著談心! ”鮑勃.黑爾笑著搖搖頭。 那是一個八月晚上,我們正在威爾斯西部彭布魯克郡鄉村的一家酒店的酒吧喝酒 ,黑爾正在這家酒店給精神病醫生,護工,犯罪分析員上三天課。我們最后高興地遇到黑爾。 那時像埃利奧特.巴克已經幾乎無人提及,黑爾就是業內權威。全世界的司法部門和假釋委員會已經接受心理變態者完全不能治愈的論點,從原來從行為上來發現,到學習使用PCL-R (改進版的心理變態評估表)來對心理變態進行評估,這個表是黑爾一生研究所得。在60年代中期,黑爾在溫哥華是一個監獄心理學研究者,他讓周圍人幫他尋找心理變態者和非心理變態者作為志愿者參加他的試驗。他記錄他們的腦電圖,汗液,血壓,試驗中也用到電發生器,他對他們解釋,當他倒數10,數到一時他們會感到十分痛苦的電擊。不同的反應讓黑爾大吃一驚。非心理變態者(他們性格都很暴躁,通常出生赤貧,因虐待而犯罪的犯人)的表現很淡定,好像這個讓人痛苦的電擊只是他們應得的懲罰。黑爾注意到他們的表現,他感到驚慌。我問:“他們是心理變態者嗎? ”黑爾指出:“他們沒有冒汗 ,什么反應都沒有 。這個試驗對他們來說好像只是做扁桃體手術那樣簡單,大腦本應傳送恐懼訊號給中央神經系統,但沒有發生。這對黑爾來說是一個巨大突破,他的第一條線索就是心理變態者的大腦不同于一般人。”

        他更驚訝的是他重復做這個試驗,心理變態者在完全知道會發生什么痛苦的情況下仍然沒有任何反應。 黑爾幾年間得到的研究結果:“精神變態者可能再次犯罪,即使以前經受過痛苦他們的大腦仍舊對電擊痛苦沒有記憶,如果危險的精神變態犯人破壞假釋條件就將被監禁,這個條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什么?這個威脅對他們沒有任何意義!”他做了另外一個實驗,驚嚇反應試驗,心理變態和非心理變態被邀請看些很倒胃口的圖片,像犯罪現場腦袋打得稀爛的圖片,當他們關注圖片時,黑爾會在他們的耳邊發出極大的聲音。 非心理變態的人會蹦起來并感到很驚訝。心理變態則會依舊比較平靜。

        黑爾知道當我們坐立不安時,忽然受到驚嚇我們會跳的很高, 但是如果我們被某事完全吸引,如做拼字游戲,某人驚嚇我們,我們的蹦跳并不明顯。從這一點黑爾知道,心理變態見到打得稀爛的臉那樣恐怖的圖片時,他們沒有害怕,他們依然專心致志地看。

        他對這個發現很興奮,黑爾把試驗結果寄給科學雜志。

        他說:“編輯把試驗報告退回來不予發表 。” 編輯回信中寫道:“坦白地說我們發現在你的報告中描述的一些腦波表現非常奇怪,那些腦波圖不會來自真實的人。”

        然后,對黑爾來說更糟的是電擊在 70 年代被宣布不合法。 他被迫進行了改變。怎么能夠為了根除心理變態患者而不用不相干的酷刑 呢?在 1975 年,他組織了關于此主題的一個會議,專家會共享他們對心理變態者行為,說話,非心理變態患者臉部細節,什么是標準的心理變態?他們說話時是否前言不搭后語? 他們的20個結論,黑爾把它歸納為著名的PCL-R。 它是這樣的:

        1油腔滑調,外表迷人
        2自我感覺良好
        3對刺激不敏感,對人生感到厭倦
        4 病態性地說謊
        5奸詐,喜歡操縱別人
        6缺乏自責和內疚
        7感情遲鈍
        8冷漠無情,缺乏同情心
        9寄生生活
        10身體動作不能控制
        11 男女性行為混亂
        12 初期行為異常
        13缺乏對現實長期目標
        14沖動
        15不負責任
        16 不愿對自個行為造成的失敗承擔責任
        17多數婚姻關系時間都很短
        18青少年罪犯
        19不接受有條件的釋放條件
        20犯罪手法多樣化

        黑爾說他如果照表給自個評分,得分可能是0,1 或者 2,如果是40個選項他或許會有4,5. 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的托尼告訴我,他們給他評分三次,他得分大概是29 或30分.

        在威爾斯的三天的課程,我的懷疑完全沒有了,而且我認為喜愛上了黑爾。 我認為與其他懷疑論者感覺一樣。 他非常使人信服。 我像得到了一股新的力量,擁有了一個秘密武器。 我感覺自個成為了另一個人,一個強硬的人,不在像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和托尼呆在一起時那樣糊涂或者一竅不通。 相反地,我蔑視那些天真的讓油嘴滑舌的心理變態者所欺騙的人。

        我在想我怎樣運用我的新能力。我是誠實的人,從沒想過成為一些偉大的反犯罪的斗士,以此獻身讓社會變得更安全。 相反地,我頭腦里列了一個名單,上面有我的歷年來與我接觸過的人和讓我感到疑惑的人,我可能會發現他們的變態人格特征。第一位的是AA Gill,他總是對我的電視記錄片非常粗魯,而且在他寫的餐館文章里他承認在旅行時殺害了一個狒狒。

        "項目8 冷漠/缺乏同情心",我想著并開始笑起來。
        在會議之后,黑爾似乎在沉思。 他幾乎是在自言自語:“我對監獄的研究還沒有結束,我也將會在股票市場內花點時間。”

        "但是確實證券市場的心理變態患者不會像連環心理變態兇手一樣的壞, " 我說。
        " 連環兇手毀滅家庭 ",黑爾聳聳肩。 ”企業、政治、宗教心理變態毀滅經濟,毀滅社會。”

        不只是黑爾相信上層社會有很多超出想像的心理變態。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我跟很多的心理學家交談過,他們和黑爾的意見一樣。每個這個領域的人好像注意到心理變態患者的一個共同點: 冷漠,殘酷邪惡的力量,不斷地傷害社會,但是很難認出他們,除非你訓練出敏感的直覺來發現他們,正如我現在一樣。

        我遇到了一個美國首席執行官阿爾.鄧拉普,從前在陽光公司工作,他給我重新定義很多"對生意充滿信心"的心理變態特征,“自大,自以為高人一等?”, “你必須相信你自己。 ”,他告訴我時,他正站在一幅他自己巨大的油畫下。我想道:奸詐,有控制欲?那巨大的油畫像征著他能說一不二。”

        每次鄧拉普通情達理的說話時,我變得極為失望,他已經明確地表示他沒有早期行為障礙或青少年犯罪問題: ”我曾經是一個麻煩源,讓人感到可怕的的小孩。 在學校,我總是想得到我要的。”他的婚姻維持了41年。 在評分表17和11項上: 許多短期丈夫的關系、和雜亂的性行為,他的得分為0。

        成為一個認出心理變態患者專家,這種能力開始讓我變得瘋狂和有一點神精質。 我開始再次注視這個評估表,這讓人興奮的武器如果放在壞人手里它可以給人們帶來可怕的危險。而且我開始懷疑我可能會用它來做壞事。

        我再次見到黑爾。我說:" 你給人們帶來的這個方法真得很給力 , 要是你讓世界上的人們都知道誰是心理變態誰不是,這將會怎樣? "

        他聽后沉默片刻
        " 我擔憂評估表被用在不正當的用途上 " ,黑爾說。
        " 誰會濫用它 "? 我問。
        "在這兒,有危險,嚴重人格失常部門﹝DSPD﹞" ,他說。
        "我的朋友湯尼就在那 " ,我說。 " 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就有危險,嚴重人格失常部門﹝DSPD﹞".

        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第一次遇見托尼兩年后。 我有數個月內沒有收到他的信,有一天他忽然他給我打電話。
        " 喬恩"!他聽上很興奮。 ”這里要有一個審理委員會。 我想要你來,做我的客人。”

        " 啊 ",我說,試著用高興的語氣對他說,托尼總是急切想參加年復一年參加審理委員會對他的評估,他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的危險,嚴重人格失常部門﹝DSPD﹞呆了14年,他總是很樂觀,但結果總是相同的,沒有任何改變。

        新聞記者幾乎不曾進到危險,嚴重人格失常部門﹝DSPD﹞,而我也是好奇才進入里面。 依照托尼那個科的主治醫生馬登所說,他們也是采用黑爾的心理疾病評估表。 托尼之所以呆在這所醫院,是因為他和里面的300個病人一樣所得分數很高。政府設置這個場所是希望有一天能讓這些病人能重歸社會。 但是普遍的看法是實際上就是要把他們關一輩子。

        窣靜松木色的城堡干凈、平和、現代。 護士和保安人員過來問我,我是誰。 我說我是一位托尼的朋友。
        "哦,托尼, " 一位護士說。 " 我認識托尼 " 。
        " 你對托尼有什么看法?" 我問他。

        "我對托尼的印像很深, " 他說, "但是我不會告訴你他們的情況. "
        " 你對托尼怎么看?他是一個心理變態或不是"? 我問。

        他看我著我的眼睛,好像在說, " 我不會告訴你 ".
        進行審理的時間到了,我們走進審理委員會的房間。
        聽證會只開了五分鐘,審理委員會的一位法官,告訴我如果我報道了這間房間內的細節,我將會被監禁。 因此我不能說出細節。 但是最后的結果是托尼自由了。

        他看起來就像被車撞了一樣。,他的法庭律師在走廊對他進行祝賀。要么在一個中等關押科室渡過三個月過渡期,或直接讓他回到社會上,這當然是毫無疑問地 ,他微笑著蹣跚向我走來,交給我一扎文件。

        這是審理委員會邀請的一些精神病醫生對托尼進行評定寫的獨立報告。 里面有一些我所不知道托尼的事: 他的母親是怎樣的一個酒鬼,過去經常痛打他,并把他趕出房子; 她的大部分男朋友是吸毒者和罪犯, 他是如何用一把小刀恐嚇監管學校用餐的女士而褲學校開除, 因為他想念他的母親,他如何從特殊學校逃走。

        我有時想知道,如果布羅德莫精神病院的一個心理變態和華爾街那些幸運出生于安穩,富裕家庭的心理變態之間有什么不同。

        我看見了馬登教授,我認為他似乎很失望,但是事實上他看起來高興, 我感到很詫異。
        我說:" 自從我上了黑爾的課程,我原來深信心理變態都是些怪物 。他們就是心理變態,我們是這樣定義他們的,也是這樣稱呼他們的。 " 我停頓一下。 ”但是托尼是那種半個心理變態患者嗎?一個灰色地帶? 他的故事是不是證明那些處于中間地帶的人,不能因他們的瘋狂舉動就確定為心理變態?”

        他回答道:“我認為你說的是對的 ,就個人而言,我不喜歡黑爾對心理變態患者的看法,我認為他們的情況存在差異。”托尼現在正獨自站著注視著墻壁。

        " 他的一些心理變態特征不是很高 " ,馬登說。 ”他從不愿擔負責任,每件事物都認為是別人的錯。 但是他不是一個嚴重、掠奪成性的罪犯。 他可能在某些場合仗勢欺人,但是并不做嚴重傷害他人的事。你永遠都不能憑借一個診斷標準來削減一個人的價值。 當你超越那些標準去看,你會發現托尼有許多討人喜歡的品質。
        當我看完文件時,托尼對我說:"喬恩,你從這件事想到了什么,每個人都有一點心理變態, 你也有, 我也有。”他停頓一下: "嗯,顯然我是個心理變態。"
        我問他:" 你現在想做什么?”
        他說:" 也許去比利時,那有個我喜歡的女人,她已結婚,但是我想要得到她。”

        我說:" 不錯,你知道他們怎樣說心理變態的嗎? "
        托尼說:" 我們是控制欲很強的人 !"

                    -摘錄喬恩.龍森的新書《心理變態試驗》。

        相關熱詞搜索:心理變態 喬恩 龍森

        上一篇:黑塞與心理分析
        下一篇:現代化、全球化是與本土化對立的嗎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大爷操视频